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春羽诗苑

沉默的心总会被点燃,寂寞的情不会久远.让心灵的感念扬起生命的风帆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(我的诗章):用思情引燃记忆的帆\铿锵一方心愿的澜\ 我登高望远\山呼海啸 云水连天\豪情壮志在眼前\ 多曾动荡怀思的黏\用真情激昂思乡的泉\草原相思如早恋\山水寂寞独悠然...常观星辰夜读月\生活的色泽都重叠\心有大爱不言欢\打工历程泪水如雨帘... 为诗不求成名节\多凭情感自赏悦\一腔心血敢对天.

网易考拉推荐
GACHA精选

【转载】广州人大代表炮轰:公务员退休金为什么这么高  

2012-06-14 06:36:3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广州人大代表炮轰:公务员退休金为什么这么高
2012-06-13 10:53:37.0
广州人大代表炮轰:公务员退休金为什么这么高!废话一筐:

终于有人大代表将职工退休金巨幅落差的问题量化到数字层面了。
在8日的广州市发改委座谈会上,广州市人大代表黄浩玲突然“发炮”:“报告里说提高了近60万企退人员的养老保险标准?我提点意见,现在处级公务员退休金能拿到7000-8000元/月,同是处级,企业的经理们每月自缴纳养老金1000多元,但退休时封顶也就是1700元/月。我对此想不通。”
    
      印象中,捅破养老金“一国两制”这层窗户纸的,往往是坊间里弄的老百姓,这回终于有人大代表站出来向“养老金不公”发难了。不用说,这一铿锵之声弥足珍贵,值得我们记住。据说黄浩玲“发炮”现场,有社保局的代表解释说,这“是整个国家的政策问题”,意思是广州爱莫能助。黄浩玲当即回应:“国家政策也要改。可由市里收集意见上报省,省里上报国务院解决问题。”末了,黄浩玲再次重申公务员是纳税人养着的观点,现场大多是公务员,现场气氛有些尴尬。
    
      “退休职工双轨制”自上世纪90年代初实行并延续至今。一份权威资料显示,从2000年到2005年间,机关退休金年均增长13.07%,同期企退职工的收入年均增长仅6.92%。百姓的感受还要直观:不久前北方一地级市18名企退职工曾致信中央媒体称:当年同为战友和干部,只因退休时的单位性质不同,退休金便有4倍之差:他们每月的退休金约1000元,而在公务员身份的退休金却高达4000元左右。
    
      近几年企退职工的退休金也在不断地被“托底”,但每一次行动,给人的感觉,似乎都是宣传阵势“老大老大的”,实际“托底”步幅“老小老小的”。而公务员退休金不仅因起点高,明显多出企退人员一大截,而且年年仍搭穷人的便车,继续闷声涨薪。如果权威部门继续让这一制度捂住不评价、不审视、不校正,那势必酿成新的派生问题。拿一年年人数攀升的“国考盛况”来说,之所以会出现“百万雄师”过独木桥的局面,还是因为公务员职业本身散发的迷人“香气”,这种“香气”持续到退休,其退休待遇要高出企业退休职工一大截!
    
      恶补养老金制度公平课已经迫在眉睫。当前,之所以“高”的未见削下,“低”的总托不起来,根本原因在于拟制新策的人本身就是吃财政饭的,他们不会自断丰厚退休金。那么如何改变这个现状呢?我们指望谁去制定一套公平公正、惠及普通退休职工的退休金新政呢?

 
文章评论
[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,不代表中华网的观点或立场]
2012-06-13 12:18:02.0
耐心等待中央决定,我们和中央保持高度一致.
2012-06-13 11:25:27.0
不交养老金,却拿这么高的退休金,算不算劫贫济富
2012-06-13 11:20:40.0
积劳成疾,就会一命呜呼的啊.........
2012-06-13 11:19:12.0
这个社会到底怎么啦???病的不轻!赶快治病!不要病入膏方!不要听之任之....... 



引文来源  中华网揭幕内参-广州人大代表炮轰:公务员退休金为什么这么高-中华网博客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4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